成年女人视频免费免费看|超级碰碰碰精品色时视频|国产男女野战视频在线看|欧美激情视频在线观看免费

<span id="naj88"><legend id="naj88"></legend></span>

  • <dd id="naj88"></dd>
    <mark id="naj88"><ol id="naj88"></ol></mark>
    <code id="naj88"><delect id="naj88"><del id="naj88"></del></delect></code>

    <small id="naj88"></small>

    細說刷臉支付:企業為什么要革自己的命?

    《創新者的窘境》里描述了這樣一個現象:

    突破性技術通常會產生新興市場。率先進入這些新興市場的企業,會比后來者具有明顯的先行優勢(first-mover advantage)。

    在第三方支付領域,支付寶曾經有過獨占市場近八成市場份額的“高光時刻”,不過這個時刻停在了2015年。2014年的春晚后,微信支付依靠“春晚紅包”,將一家獨大的市場硬生生拆成了兩強爭霸。

    在之后三年的競爭中,微信支付將高頻的社交屬性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,兩者差距越來越小。失去競爭優勢的支付寶這時選擇了換一個賽道——刷臉支付,一種能重塑市場及產業格局的全新模式。

    在2015年3月的德國漢諾威展上,馬云特別演示了刷臉支付,震撼全場。

    事實上,當時的刷臉支付,距離大規模商用,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。

    直到2019年,支付寶的“蜻蜓”和微信的“青蛙”紛紛打出“補貼上百億”“投入無上限”的口號?!熬揞^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”,產業各方都不再猶豫,全力投入爭奪市場,刷臉支付元年正式到來。

    刷臉支付,支付寶的諾曼底登陸

    相信很多人會有這樣的疑惑:二維碼支付明明已經很方便了,而且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、體驗也不差,還不用擔心人臉信息泄露、暴露素顏、直面雙下巴等一系列麻煩,何苦還要搞刷臉支付呢?

    更有甚者,最賣力推廣刷臉支付的兩大巨頭——支付寶和微信,原本就是二維碼支付時代的最大獲益者。推廣刷臉支付,勢必意味著對二維碼支付的顛覆和取代,對既定行業格局的重新洗牌,它們真的有必要革自己的命嗎?

    當然有必要!

    雖然這個結論是“正確的廢話”,但背后的原因十分重要。

    這背后的原因分析,就像質疑刷臉支付的人一樣多。比如提升支付體驗、生物識別安全性高、有增值服務空間……

    這些原因也沒有一個是錯的。不過,在我看來,根本原因只有三個:

    第一,中國的支付創新已經到了無人區,作為最重要的支付服務提供者,支付寶、微信有責任、有義務、更有動力去開創新的支付方式。

    第二,二維碼支付一定不是未來最主要的支付方式,至于是什么?沒有人知道,但這也正是探索刷臉支付的意義所在。

    第三,只有換個賽道,支付寶才能不被微信支付蠶食市場份額,并有機會再次碾壓微信支付。如果說“春晚紅包”是微信支付的珍珠港偷襲,那么,刷臉支付或許就有可能成為支付寶的諾曼底登陸。

    個中原因,我們不妨逐個細說。

    發展進入無人區,巨頭要革自己的命

    2016年5月的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,任正非做了一個論斷:華為正在本行業逐步攻入無人區,處在無人領航、無既定規則、無人跟隨的困境。

    這一論斷引來無數人的熱議,同時也讓很多人去思考探尋,中國還有哪些領域、哪些行業進入了“無人區”。如果放到現在來看,移動支付應該是其中之一。

    有人甚至會質疑這個結論——畢竟,移動支付最重要的二維碼技術源自于日本;將二維碼應用于支付中,日韓是先行者;而第三方移動支付平臺,美國更是早在1998年就有了。相比之下,國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只是“晚輩”。

    然而,上述種種并不與中國的移動支付發展進入無人區相悖。這就如同英國制造了第一臺實用蒸汽機、德國發明了汽車,但是只有美國福特才將汽車普及一樣。沒有人會否定當時的福特是處在無人區之中。

    更何況,移動支付被詬病的模式創新,已經逐漸向技術創新發展。以基礎設施的支撐為例,2018年Visa清算處理能力是2.4萬筆/秒,實驗室下的峰值處理能力約6.5萬筆/秒,歐洲快速支付系統的交易峰值是500筆/秒。而網聯在2018年“雙十一”當天的峰值數據為9.2萬筆/秒,這個數值創下了國際范圍內清算組織實際處理并發峰值的紀錄。更別說網聯平臺規劃的平穩處理能力為12萬筆/秒,極值處理能力達到18萬筆/秒,這種處理能力,在世界上可謂遙遙領先。而如果按照交易筆數算,網聯也已經是全球最大的清算體。

     

    這些都展示著我們在移動支付上的領先,向前看去,我們的支付不再有模式可以模仿。作為支付界的兩大龍頭,支付寶、微信已經進入了支付發展的無人區。無人區內的彷徨不安,促使著企業前進,因為待在原地的結果,很可能是被超越。

    在無人區里,發展無既定規則、無確定方向。迷茫,是無人區內企業的共同感受。同在其本行業進入無人區的華為,雖然沒有給出無人區中發展的具體路徑,卻給了一個努力的方向,那就是自我反思、自我批判、保持對市場的警覺,甚至是自我顛覆。簡單說,就是“企業要革自己的命”。

    生物識別技術在支付驗證方面的獨特優勢,成為巨頭們想要率先攻克的堡壘。在歷經眼紋、聲紋的失敗后,指紋率先應用于支付驗證,但是這還不夠,因為其本質仍然是對二維碼支付的輔助驗證。人臉識別作為最接地氣、最可用、應用場景最多的技術,成為了支付無人區里的一個燈塔,并且再進一步,可以進行眼紋、虹膜、視網膜的輔助驗證。